感谢范英根先生为中国汽车历史整理所做的贡献! 范英根(Erik van Ingen Schenau):中国汽车档案中心主管,SAH成员。曾从事社会 工作和旅游业,1966年开始研究中国汽车,1972年创建中国汽车档案中心。范英根撰 写关于中国汽车的书籍,并为欧洲和中国汽车媒体撰稿,并对Beaulieu百科全书汽车 版块有所贡献。

中国制造

迈尔斯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就这样,我在中国耗费了近15 年时间完成的工作既困难、又无效,那就是在一个还未准备好的国家实现工业化。”

——美国汽车工程师丹尼尔·F·迈尔斯传记

撰文/ Elizabeth Myers、Josephine B.Howe、Erik van Ingen Schenau
编译/白建安

笔者希望通过本文让人们了解到中国汽车工业的早期历史,以及一名美国工程师 鲜为人知的传奇经历。 中国尝试制造汽车的历史可追溯至1920年,上海龙飞马车汽车有限公司(Horse Bazaar and Motor Company Limited)组装生产一批美国斯图贝克Light Six轿车。而 中国设计开发汽车的历史则要从美国人丹尼尔·F·迈尔斯(Daniel F.Myers)谈起,他 是当之无愧最早为中国设计汽车的人。

来自美国的工程师

1889年6月17日,丹尼尔·迈尔斯出生在美国印第安纳州诺克斯郡的一家农场里。7 岁那年母亲带着兄弟姐妹出走,只把他留给了父亲。由于帮助生病的父亲打理农场, 在上小学8年级的迈尔斯被迫辍学回家。 长大成人后的迈尔斯于1914年结婚,一年后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孩子。1916年是个 荒年,他不得不放弃经营农场,转到工厂求职。在搬到印第安纳州的沃巴什后,他在 载货汽车服务有限公司(Service Motor Truck Co.) 找到了一份工作,每小时能挣 18.5美分。由于他力求上进、工作努力,很快便从国际函授学校的课程中完成机械工 程的学习,十年后成为了首席工程师。1927年,他所在的公司与密歇根州伊普斯兰提 (Ypsilanti)的商用载货车公司(Commerce Truck Co.)、俄亥俄州的加福德载货汽 车公司(Garford Motor Truck Co.)合并组建瑞雷汽车公司(Relay Motors Corporation)。他跟随公司搬到了俄亥俄州的利马,一年后成为公司西部工厂代表, 并搬到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 1929年,他决定辞去这份工作,但公司的诚挚挽留使他最终同意再多工作一段时 间。在出差去往圣路易斯的路上,他收到助手发来的电报,问是否愿意去中国工作, 起初他并不愿意。随后他接到即刻赶回利马的通知,一回去便发现来自中国的沃尔特· 米切尔先生一直在等他。张学良将军授权米切尔来美国寻找一名工程师,负责在中国 奉天(沈阳)建立载货汽车工厂。米切尔认为迈尔斯就是这个项目的最佳人选。汽车 工程协会、蒂姆肯轮轴公司(Timken Axle)和罗斯转向机公司(Rose Steering Gear)都向米切尔推荐了迈尔斯。他提出了自认为米切尔无法满足的条件,然而两天之后 ,米切尔打电话问他是否当晚愿意签订去中国工作一年的合同,迈耶同意了。

为中国制造

当时中国正处于军阀割据的时代。在1928年6月张作霖被日本人暗杀后,27岁的“ 少帅”张学良继承了父亲的地位。他宣布发展教育和工业,希望统一中国,其中一项 就是建立生产汽车的工厂。作为当时中国最富庶的地区,东三省被认为是中国最有希 望实现工业化的地区。

当年张学良拥有中国最大的兵工厂,他希望在奉天迫击炮厂(后更名为辽宁迫击 炮厂)的基础上建立一家汽车制造厂,并指派厂长李宜春将军负责筹建。优先发展载 货汽车更适合中国国情,因为它不仅能运输大量物资,还可以改制成客车用于公共交 通。当年中国城市间并无公路,只有原始的乡间小径。因此载货汽车必须通过能力强 、车身十分坚固,而对速度无过多要求。 1929年4月,李宜春派遣了一个代表团到位于英国伯明翰蓝布里奇的奥斯汀公司考 察。同年他还派遣米切尔去美国寻找一位汽车专家,帮助开发适合中国的汽车。米切 尔是兵工厂的美国顾问,也是枪械部门首席工程师,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正是这次 机遇让米切尔遇到了迈尔斯。 1929年10月19日,迈尔斯自洛杉矶登船启程,于11月17日抵达沈阳。与他同行的 还有5辆美国产载货汽车的散件,用于在中国进行道路试验,它们是Relay S11B、40A ,Diamond T 32和 Moreland Ace。他到中国的第一个工作就是将运送的散件组装成车 ,然而包装不当造成了不小损失。Diamond T破损严重,Moreland的发动机被冻坏,只 有Relay保存完整。1930年初,试验车底盘全部组装完毕。迈尔斯开始绘制驾驶室和车 身图纸,由中国木工制作木质车身,同年4月,整车组装完成。

本土化设计

这个项目正像米切尔最初描述的那样,委托美国公司开发适合中国需求的载货汽 车,由美国生产绝大部分零件,在中国完成组装生产。在计划进行过程中,迈尔斯发 现中国需要全新设计的车型。因为当时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公路,道路条件与美国 迥异。因此整车要具备高强度结构,偏重低速性能的低齿比设计。最终迈耶建议仅进 口核心部件,在中国完成新车型的设计与生产。 项目初期阶段花费了18个月时间。头几个月用来测试美国进口的载货汽车,验证 稳定性与可靠性,以设计合适自制零件,除此以外还要将制造兵器的装备转入汽车制 造当中。

这个项目正像米切尔最初描述的那样,委托美国公司开发适合中国需求的载货汽 车,由美国生产绝大部分零件,在中国完成组装生产。在计划进行过程中,迈尔斯发 现中国需要全新设计的车型。因为当时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公路,道路条件与美国 迥异。因此整车要具备高强度结构,偏重低速性能的低齿比设计。最终迈耶建议仅进 口核心部件,在中国完成新车型的设计与生产。 项目初期阶段花费了18个月时间。头几个月用来测试美国进口的载货汽车,验证 稳定性与可靠性,以设计合适自制零件,除此以外还要将制造兵器的装备转入汽车制 造当中。 在这期间迈尔斯设计了两款新卡车模型,稍大一点的100型是一款重型卡车,可适 应长距离颠簸路段。其轴距有160英寸(4046毫米),整备质量10000磅(4500千克) ,拥有一个70马力6缸Buda H298型发动机。稍小一点的75型是一个轻型卡车,轴距130 英寸(3302毫米),重约5500磅(2495千克),配备了Buda J214 型61马力6缸发动机。 迈尔斯负责设计整车,绘制设计图,包括每个零件的开发。他列出零件的生产清 单,训练了6名技工助手。迈尔斯检查他们的工作,设计模具,帮助安装新装备,或者 组织充填开采,他亲自起草购买部件清单,检查所有进口部件和材料。 1930年2月中,迈尔斯已准备好制造样车,并申请了第一年生产165辆卡车共 750000墨西哥元的预算。张学良签署了这个申请,并承诺在4月8日提供资金支持。 1930年7月,工厂给美国供应商下发了第一批订单。迈尔斯订购了发动机、变速箱和其 他部件,他要求立即运来一小批零件以生产样车,国内也同时开始制作零件。新工厂 装备精良,与美国汽车厂相差无几。这个项目又增加了销售计划,维修站也进入发展 阶段,零件的记录也已收集并公开。

中山或民生

1931年初,由于进口零件在日占大连港和青岛港滞留过久,导致项目进度比预计 延迟6至8个月,因此迈耶在华第一年只组装出了一辆车,他只能无限期延长合同。与 此同时他又向美国订购了一批零件。由于经济大萧条,那里的供应商都在竭尽所能寻 找生意,迈尔斯承诺这一年里还会有订单。他们以对美国车厂的态度和价格与迈耶进 行交易,有趣的是没有一家讨价还价。 工厂曾开设“工厂博物馆”,陈列最初生产的零部件。展品曾计划搬入由迈尔斯 和俄裔德国人共同设计的沈阳工业博物馆。1931年初建造完成后会是沈阳最为现代的 建筑。博物馆里面有混凝土石柱,还有低矮的壁柱包裹水管,从而不影响锯齿形的棚 顶。

1931年的5月,第一辆75型样车开始制造。由于中国汽油价格过高,迈尔斯着手探 索以酒精和植物油作为替代燃料。张学良本想用此车向在南京召开的国民党代表大会 献礼,但由于项目延期而未能如愿。关于产品的命名,起初是“光华”(Magna Lux) 和“中山”。1931年9月最终定名为“民生”。

测试和生产

1931年5月21日,第一辆样车组装完成。让所有人感到兴奋的是点火成功,但只开 了几百米就抛锚了。由于错用轮轴机油替代发动机润滑油,导致轴承运转不畅。6月1日,这辆车装载两吨负载开始长距离测试,完美地跑完160公里路程。75型每升油可以 跑4.5公里,考虑到路面情况这是一个极为不错的成绩。在那1周里75型实现了量产, 而100型还在等待进一步测试,没有证据表明曾投产过。 工厂为了这引以为傲的成就举办了一次庆祝会,工人把车涂成喜庆的火红色,并 在6月19号推出,保险杠上拉有横幅,用中英双语写道:“载重后行驶粗劣之路能力极 强,驶平坦之途速率增大。”李宜春和其他厂领导给联合政府官员和超过1500名员工 做了演讲,到处都洋溢着喜悦的气息,为中国、为工厂、为少帅、为汽车,也为丹尼 尔·迈尔斯。这辆车原计划送到沈阳工业博物馆展出,工厂留下它,并在车身上写上标 语,表明中国制造的第一辆汽车。

第一批车(此时涂装为棕色)准备送往上海参加8月举办的第一届国民最佳道路展 。9月12日展览的第一天,中华民国外务长官王正廷和工商部长孔祥熙到访展位,这辆 车陈列在中央大厅。

9月13日,10辆第二批车驶下了生产线,之后还有很多等待下线。在组装继续实行 同时,迈耶计划生产更多零件。第一批卡车只有主要部件进口:发动机、后轮轴、变 速箱和转向齿轮。一些基础材料比如薄铁、钢条,还有钢坯都是从本地工厂购买的。 第一批车共有666种零件,其中464种自造,另外202种进口,国产化率达70%,这已经 是很高的比例了。迈尔斯希望两年之内中国可以制造发动机和后轴之外所有的部件。

日本人入侵

1931年9月18日,日本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次日侵占沈阳,之后又 陆续侵占了东北三省。9月19日凌晨一点,日军进攻辽宁迫击炮厂,投进警卫室的炸弹 当场炸死3人。随后他们炮轰办公楼,并刺杀了21名正在宿舍里熟睡的员工,当晚死亡 人数约40至60人。5辆接近完工的75型和很多40型的零件被抢走。尽管中国人保存了大 量资料,小心将它们封存,但日本人的炸弹还是将它们付之一炬。所有设计图纸不是 被毁掉,就是被掠走。第二天,迈耶看到被抢走的那几辆75型车满载日本兵行驶在城 内。5辆从美国进口的卡车和30辆正在制作车身的雪佛兰卡车也被掠去,所有能运转的 机器,甚至连皮带都不放过。这些车后来被日军用于镇压满洲和热河的战事中。 人们震惊于日本入侵的消息,在上海举行了抗议游行,队伍打头的便是那辆参加 最佳道路展的民生75,上面醒目地写着“中国制造”的字样。抗议结束后,它被安置 在上海交大妥善保管。

这座年产165辆汽车的工厂就这样被日本人占领了。它不逊色于美国同类工厂,甚 至能生产出更多的部件。1934年,日本日产自动车株式会社制造的军用汽车在这里组 装生产。然而关于迈尔斯的故事并没有结束,起初他留在了沈阳,日军进攻的头几天 还收留了28名中国人,其中包括奉天矿业的管理者。1932年,日本人通过日本航空公司的代表与迈尔斯多次接触,希望他继续留在工 厂工作,不过这次是为日本人服务。尽管他不想接受这份工作,但还是在2月底与日本 代表接触,并将日本人的计划通过一封密信通知北京的助理。5月26号,迈尔斯向国家 联盟调查委员会(The Lytton Commission)通报了日军侵占工厂的消息。

在北京的时光

迈尔斯明白已经不可能在沈阳生产卡车了,不过他坚信可以在其他地方重新开始 。1932年底他搬到雇主张学良的暂住地北京,他希望组建一个中美合资公司,以“美 国公司”进行注册,为中国生产汽车。美方合作者最好是一家汽车公司,可以掌握51% 或更多的股份,他认为这样做日本就无办法从中干涉。

第二批45辆卡车的零件在9月19号之后运抵中国营口,接下来要交给兵工厂继续生 产。由于是通过纽约国家城市银行订购,所以能留住货物,并在之后运到天津这个北 京以东150公里(93英里)的港口城市。通过这种方式,那些零件可以不用运到沈阳, 避免了被日本侵略者夺走。张学良同意制造那45辆卡车:30辆75型和15辆100型。李将 军此时正在天津,并找到了一个可以生产卡车的工厂,1932年10月30日,迈尔斯提供 给他一份完成卡车生产的预算,需要10万墨西哥元来生产75型,另需要5万墨西哥元来 生产100型.他们决定通过美国的商家来订购由中国人自己在沈阳制造的零件。迈耶也 与他的前任雇主Relay取得联系,Relay得知这些零件还有大量富余。他知道那辆参加 展览而未被日本人掠走的75型可以作为范本。 1933年3月12日,张学良辞去东北军统帅的职位,4月他离开中国去了欧洲。那个 制造45辆卡车的计划也因此搁置,尽管前途充满不确定,但迈尔斯还是按照合同拿着 薪水。 他继续对他的预算做阶段性的修正,也继续寻找新的厂址。当时日本人打到热河 ,对北京和天津产生威胁,上海看起来就比天津更有优势。1933年3月初,迈尔斯会见 了上海金融议会的首脑和6位银行家。他发现议会想要组建一个由多名银行家组成的大 公司来制造卡车、汽车和农业机械。这些银行家当中的大部分都持有大型兵工厂的股 份,这就是龙华兵工厂,一个已经被放弃多年的兵工厂,他们认为这是一个生产卡车 的好地方。可是10月迈尔斯得知金融议会认为在兵工厂生产卡车无法带来利润,那时 他已经对预算做出了十次修正,可还是没有结果。而且他的合同已经过期,因此决定 回国。

改变主意

11月他改变了主意,在1933年的空闲时间里,他开始设计小型三轮车。他相信对 于这种轻便的小车在中国拥有广阔市场,不但可以让中国人承担得起,而且这种小车 轻便小巧,可以到达进口汽车到不了的地方。迈耶的一些中国朋友,包括Wang Chengfu开始对这种车产生了兴趣,并给迈耶提供资金支持。1934年1月,迈耶完成设 计并着手制造原型车,他试图使除轮胎以外的所有部件都在中国制造。他与北京的小 机械车间达成协议,在他的监督下生产零件。他十分渴望能生产出来这种小车,让人 民看看在中国他可以做到这些。 他的三轮车装备排量532cc两缸发动机(他命名为“迈尔斯特别版”)和两挡变速 箱。驾驶员坐在前排中间的座位上,限重340到365千克(750-800磅),时速29公里( 18迈) 1934年的5月,迈尔斯开始组装原型车,不过进度十分缓慢。因为北京工厂制造的 零件质量不过关,总是需要重新制作。7月,迈耶搬到了上海,在国泰电机——一个斯图 贝克/Pierce-Arrow经销商那里找到了一个技术顾问与服务经理的职务。根据协议,国 泰电机允许他利用店内设施制作和测试他的小车。另外,国泰电机想要他设计并制造 一款四轮四缸的小汽车作为他与国泰电机未来合作的基础。开始工作之后,迈尔斯把 所有时间都花在了服务部门以至于没有时间来打理三轮车的事。11月,凯西汽车( Cathy Motor)的主管告诉他不打算继续生产计划。当迈尔斯6个月的合同结束后便辞 去了工作。 1934年12月,当迈尔斯还在凯西工作的时候,中华民国财政部请他检查南京政府 所有的雷奥卡车。1935年1月4日,他被任命为中国中央银行信用部技术顾问,受财政 部长孔祥熙管理,这些都是考虑到机械工业的未来发展,还有政府对于汽车和货物的 购买。议会刚刚支持一个为军队和其他目的制造新卡车的计划,迈尔斯希望自己也能 参与进来。 迈尔斯向孔祥熙提出的建议之一便是用进口零件组装---在上海设计和生产,推广 到全中国。他对这种车做了如下描述:四轮;水冷四缸发动机;三前进挡变速箱; spiral-bevel gear-type driving axle with differential;cam and lever steering gear with ball-joint linkage;半椭圆形叶片弹簧;钢管铺面焊接结构; 全钢制双门车身,钢丝轮毂。这款车比他以前设计的三轮车要大,接近奥斯汀10或福 特10hp的尺寸。 迈尔斯同时提议制造两吨重军用卡车,重量轻于民生75。鉴于中国汽油价格日益 增长,他还研究使用柴油的可能性。1935年4月,他在上海交通大学给机械制造专业的 学生作了演讲,那里有仅存的一辆民生75。同月,迈尔斯租下淮海中路住所对面的一 幢建筑用来制造三轮车。他在那里建立起一个小车间,配有机床、钻床、磨床等。他 装修了楼上的一间屋子用来绘制草稿,还雇佣了一名机床工人,并为他安排了一名帮 手。 1935年下半年,迈尔斯开始准备制造样车,并希望在第二年完成。然而到了10月 ,他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汽车制造之路。原因之一是中国货币迅速贬值,即使他的 19 汽车价格不高。此外就是迈尔斯已经花掉大部分积蓄造车,他从中央银行得到的薪水 很难再维持生计。在那里与其说是为了赚钱,不如说是为了显得体面。在1935年的信 件中并未提及三轮车的事情,他可能从未完成样车制造,没有照片或图画能留下来。

回家的路

迈尔斯开始考虑回国,他给熟人写信试图找到一份工作。在这些信件中,他表示 对三年内没能帮助中国再建一座汽车厂而感到非常失望。在12个月的工作合约即将期 满之际,中央银行又以更高的薪水挽留他6个月,他还是同意了。 迈尔斯认为他没有能够成功劝说中国政府另建工厂是因为中国军方的反对。1936 年1月,他得知军方开始对建造工厂感兴趣,而军队里的一个技术顾问王博士 Dr.S.C.Wang(Wang Shou Chin)被派遣到美国收购一座能生产汽车各类部件的工厂, 也就是说用来制作汽车的零件全部来自这座工厂。迈耶反对这个计划,他认为中国需 要的是工业发展能力,使人们得到工作,而不是用自动化机械代替他们。尽管如此, 迈耶还是与美国方面联系以帮助Dr.Wang完成调研。当计划开始时中国政府取消了王博 士的赴美计划,安排他去办更重要的事情。1936年,迈尔斯建议购买载货汽车和坦克 ,寻找替代燃料,建立汽车维修和保养项目,同时他还在上海交大教学。 1936年12月,孔祥熙命他暂时离开顾问职位,去杭州Shien Chino督办中央航空学 院的汽车交通业务,并计划于次年履新。1937年8月初,为了送女儿上大学和了解行业 最新动态,迈尔斯启程回国,妻子和儿子留在了上海。13日日军进攻上海后,他焦急 地打听亲人消息,直到11月14号才取得联系。妻儿先是撤到菲律宾,随后乘船回到洛 杉矶。在得知亲人平安的消息后,迈尔斯又投入到工作中,去学习最先进的汽车技术 。1938年1月,迈尔斯在安顿好家人之后回到中国,先是落脚中央银行新址所在地香港 ,之后到重庆参与滇缅公路的修建。 1941年,迈尔斯通过中国国防后勤公司到华盛顿去申请援助维护滇缅公路。虽然 他的申请获得批准,但只有少数货物运抵中国,这与1942年初日军开始进攻缅甸北部 和国防后勤公司关闭华盛顿办事处有关。迈尔斯选择在中国大使馆上班,放弃了去斯 图贝克公司的工作机会,他后来又曾任职通用轮胎橡胶公司,最终在1955年退休。 在1973年去世之前,迈尔斯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就这样,我在中国耗费了近15 年时间完成的工作既困难、又无效,那就是在一个还未准备好的国家实现工业化。” 迈尔斯也许认为自己在中国的工作失败了,但他仍希望后代保存好所有工作记录,这 也正是本篇文章素材的来源。

备注:

墨西哥元:即比索,18世纪在美国大量流通,在价值上与美元大体相同,其价值基于 硬币中银的含量。中国东北地区曾流通比索、西班牙币和其他类银币。 伊莉莎白·迈尔斯(Elizabeth Myers):丹尼尔·F·迈尔斯的女儿,美国印第安纳大学 东亚历史硕士学位。她从1972年开始了解这段历史,并把父亲的信件作为第一手材料。 Joephine B.Howe:丹尼尔·F·迈尔斯的孙女,退休日英翻译。她在祖父去世前开始整 理他的信件和资料。